香港春節小旅行 (初三) : 璀璨的香江夜景

2010/02/16 初三 天寒


(遠眺維多利亞港)


用完份量十足的午餐後,在床上讓走腫的雙腳小歇了一下。
妹妹因為跟香港的朋友有約,先行出發到了尖沙咀。
整頓好後,我們從酒店直接搭的士,到海港城與妹妹會合。






香港的的士起跳價是 18 港元,之後跳錶價格與台灣相仿。
但從灣仔到海港城竟花了 95 塊港元,扣掉過海隧道的 20 港元後還是稍貴。
而且因為忘了放上止滑墊,老爹在的士上身體不斷的下滑,
怎麼繫安全帶都沒用,到海港城時已經是半躺在座位上了。
司機直說這樣出門真是件大工程,哈哈。


(海港城門口)






海港城的規模極大,風也很冷。
我們在一群老虎立偶前打手機給妹妹,卻一直搞不定地點無法會合。
好不容易才在海防街前找到。
等她跟朋友合影告別後,我們就朝查理布朗咖啡專賣店前進。


(海防街口)






中途不小心走到反方向,繞到有名的糖水店 – 糖朝。
可是人實在太多,加上對糖水興趣淡薄,也就沒進去。
街上紛擾零亂,還有扮做財神的人,在附近的中國餐廳前供客人拍照。
回到海防道,在九龍公園前跟霜淇淋車買了兩隻甜筒。
一路上邊吃邊走。經過了坡度起伏,栽有巨木的九龍公園。


(路上的霜淇淋車)




(分店多,人也很多的許留山)




(九龍公園門口的巨木)





查理布朗咖啡專賣店在尖沙咀車站的另一端,金馬倫道58-60號。
這是間純 Snoopy 風格的咖啡館。
無論是裝潢擺飾,甚至是咖啡上的拉花,蛋糕上的圖樣,
幾乎都能見到 Peanuts 家族成員的身影。


(閃耀奪目的可愛店招)




(店內的擺設)



(花生家族圖樣的餐點)





咖啡館裡人滿為患,充滿各地來的遊客
有歐美面孔,日本人,韓國人,還有像我們一樣的台灣客。
全都是為了 Peanuts 家族而來。
但由於要上階梯,老爹進不了咖啡館。
細細繞了一圈後,用 30 港元買了一個胡士托(Woodstock)掛飾後,
也就告別了查理布朗大廚。


(座無虛席的咖啡館內)




(櫃台販售的Snoopy毛公仔)




(親切的櫃台小姐和查理布朗大廚)




(階梯讓輪椅上不去)





天色漸黑。走到港鐵尖東站附近時,開始為到哪看夜景起了煩惱。
一方面路不熟,另一方面怕海風冷冽讓爸媽受寒。
好在,往尖東站走沒幾步就發現通往星光大道的平台升降梯。


(地鐵尖東站的二樓平台)





星光大道上明顯都是遊客,而內地口音出現的頻率又特高。
一群群的內地遊客邊呼嚷著,邊用自己的手朝著大道上的明星手印壓來壓去。
兩米高的李小龍塑像更是被團團圍住,吱吱喳喳個沒完。
這座星光大道上唯一的明星銅像,是為了慶祝李小龍獲得金像獎“世紀之星”的榮譽,
在 2005 年 11 月 27 日,他 65 歲冥誕時所樹立的。
我們很順利的找到了楊紫瓊,張曼玉,梁朝偉等人的掌印,
但還有幾位如王家衛等只有名牌,還沒時間蓋上手印。
而已經去世的梅艷芳,因為生前未曾留下手印,所以也只有空盪盪的名牌。


(星光大道上的梁朝偉掌印)




(兩米高的李小龍塑像)





傍晚的海景雖好,但海風太冷,加上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
我們躲近一旁百貨大樓的咖啡廳裡待著,等待海岸線上的大樓詫日落後亮燈。
咖啡廳裡一位難求,廁所的門更是被鎖上了。
往百貨公司裡探去,才發現三樓有麥當勞等速食餐廳,趕緊下樓告訴家人。
已經在咖啡店裡點好的兩個派餅,只好外帶當宵夜了。
在被多啦A夢包圍的麥當勞裡用過晚餐,才真能好好歇口氣,
靜靜的等待香港璀璨的夜景了。

回到星光大道時,對岸的維多利亞港已點上了華燈。
郵輪,快艇不時在海灣間穿梭來往。
隨著人潮一路前去,五光十色的瑰麗燈色漸入眼簾。
讓人就這樣沉醉在香江的夜色裡。
正打算回程時,廣場上響起了廣播。原來晚間八點到了。
列入金式世界紀錄,世界最大型的燈光音樂燈光匯演 – 幻彩詠香江,正式開始了。


(海灣裡的觀光郵輪)






兩岸的大樓隨著主持人的點名,分別以不同的燈光閃爍方式呼應。
隨著音樂聲,大樓的頂層一同投射出耀眼的雷射光束,
整個維多利亞港彷彿在這一瞬間鮮活了起來。
香江的夜晚,就這樣被賦予了強烈而璀璨的生命力。
這樣的用心和呈現出來的成果,很難讓人不讚歎的。


(維多利亞港的燈光秀)





看完了表演,我們回到尖東站,
出乎意料的是,站裡竟然有直接到尖沙咀車站的聯絡步道。
這樣就不用頂著寒風,沿著黑暗的街道回去了。
不到十分鐘,我們就回到了尖沙咀站。
在這裡可以搭乘荃灣線回到金鐘,再轉乘港島線回到銅鑼灣。

走著昨夜的道路回酒店休息,路上依舊是飄著雨絲。
途中還跑到賣禁書的人民公社咖啡裡,買到了一本尋覓已久的傳奇傳記
– 艽野尘梦。

回到酒店時才不過十點,時間尚早。
等安頓完老爹上床後,和思漫步走回到時代廣場。
雨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停了,我們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清粥之類的當宵夜。
午夜十二點的時代廣場,人潮已收去,店家也大多關門了。
街石上散發著雨後的清新氣息。


(通往酒店的路上)




(時代廣場的一側)




(午夜十二點的時代廣場)





往崇光的方向走去,在巷弄口看到兩間餐館還開著。
裡面滿佈人群,因為看起來似乎很美味的樣子和思就走了進去。
原本打算點碗牛腩生麵,但伙計直推說他們家河粉好吃,
於是就改成了牛腩河粉。思則點了燒鵝河粉。

不一會兒餐點上桌,嚐了一口牛腩清湯,果然鮮而不膩。河粉則入口滑順。
思的燒鵝味道略重了些,不小心加了紅醋後,味道就變得更奇特了。
或許是當地人習慣以這些食物作為早點或宵夜,
與重口味的廣式炒麵不同,河粉類的餐點口味都偏向清淡爽口。
鹽量也用得精簡,吃起來沒什麼負擔。

同桌的兩位港仔點了一大堆餐點,問我們打哪來。
在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話間,他們也吃飽告辭離開了。
這樣一碗河粉或是麵食的價格大約在 30 港元左右,份量相當大。
如果純粹當成宵夜的話,要吃完也不太容易。
餐後帶著飽足的胃,逛了一下深夜的街道。
然後到 7-11 補充了明日早餐需要用的飲料,也就回酒店休息了。


(吃宵夜的店家)





Written by casey

1980年,秋天,ELLE 網站工程師 閱讀、旅行、攝影、貓奴 不太聽流行歌、不太容易上癮 討厭喧鬧。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8 = 64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