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5 成田空港,新宿溫暖的老爹拉麵


(深夜裡的街頭麵攤,新宿)

出門前才被師姐叮嚀小心別感冒,結果馬上就感冒了。頭暈暈的,鼻水流不停,有點悽慘。
成田空港的海關問我們是不是 Vacation,來東京做甚麼呢 ?
他很堅持用英語問,就只好回答 to see cherry blossom。然後,就被很滿意的放行了。

在台灣時我們就訂好了利木津巴士的車票,但還是得到機場的櫃檯去換票,之後就能上車直抵東京。
首都高速公路上塞車非常嚴重,到 JR 新宿車站時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兩個人拖著行李,穿過了熱鬧的歌舞伎町,走了很大的一圈才找到未來幾晚住宿的 SunLite 飯店。
房間一如往常,非常的小,但讓人有種親密的感覺。


(JR SHINJUKU)


(Hotel SunLite)

放下行李後,走回三町目,小小逛新宿站一圈,許多店家都關門了,幸運的是藥妝店還開著。
既然未來的幾天內不會移動飯店,想想就把親友們的扮手禮都先辦好,往後的開支才不用有所顧慮。
由於時間晚了,除了在思出橫町的燒烤店和居酒屋還開著外,很多店家都歇息了。
只有歌舞伎町內的商家們依然活躍。


(店家關門中)


(新宿街頭,夜)

(歌舞伎町)

我們湊著人群走到一間博多天神拉麵,卻沒想到被店裡三位老爹的溫暖料理感動了,之後的幾天裡,
甚至是回台灣後的幾年裡,仍是不時懷念著那灑上大量芝麻,隨手拌上辣醬菜,蒜泥的湯麵。
更忘不去的是老爹們始終沒幫我的拉麵加上玉子,和那無盡 domo domo 語聲。


(拉麵,博多天神)

走過和平飯店,全家便利商店前有金絲貓,買了一大瓶的寶礦力水得和做得很失敗的梅子後,
我們跑到飯店的櫃台前,用破爛的日文混英文問服務員老伯新宿御院幾點會開。
這一晚,直到半夜三點才睡。


(關門之後是兩個人的事)

本日小計 : 藥妝-3500 拉麵-700 便利商店-1300 = 5500 yen = 1540NT

Written by casey

1980年,秋天,ELLE 網站工程師 閱讀、旅行、攝影、貓奴 不太聽流行歌、不太容易上癮 討厭喧鬧。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6 = 3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