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7 花蓮 – 崩毀的南橫公路與赤柯山



(昔日的海端車站)

下山後,因為睡眠不足加上油膩飲食的關係,在路上休息了好一陣子。
九點鐘,要從池上轉南橫公路到台南,然後就要走高速公路回台北了。
原本,是這麼打算的 ..。

順著南橫公路的前段,路過海端車站的舊址。
牆上的標語,售票口上的時刻表已不再更動了。
進入無人看管的剪票處,是一片陽光燦耀。
站台裡鐵軌不用說都夷平了,到處種滿著各式各樣的花花草草 …
雖然空盪蕩的有些寂寞,但對於廢棄的車站而言,
這樣的情景應該是令人欣喜的吧 ?

(剪票口)


(昔日的海端車站)

再往前去,終於要進入南橫公路的山區了。
等,等一下。
思指著剛路過的告示牌,要我倒車回去看。

!!!
南橫公路因崩塌施工,目前通行至利稻。
!!!

「怎麼辦 ? 要再往下走到南迴公路嗎 ? 」
「或許可以再繞到墾丁玩一下(?!)」
「你確定南迴可以通行嗎 ?! 」
「那,要走台九線的原路回去嗎 ? 」
「才剛開過來的,台 11 線會不會比較不會無聊 ? 」
「那個利稻不是我們要去買泡菜的地方嗎 ? 」
「還有 30 公里耶,我們要來回開 60 公里只為了去買泡菜嗎 ? 」

彷彿被雷劈過似的,兩個人語無倫次地討論了半天。
結論還是走台九線,也就是說,得要再逆行一次原路才能回家。
唉 .. 好悶呀。

(翻覆在路上的工程車)

回到玉里的路上,開始生自己的氣。
怎麼會在颱風天後連道路的資料都沒查就出門了呢 ?

因為早餐吃得油,中餐很想吃熱呼呼的爽朗湯麵 …
加上沒走到南橫鬱悶的緣故,忍不住嘀嘀咕咕了起來。
「這裡水質這麼好,怎麼沒有人做出好吃的麵哪 ? 」
咦 ?! 好像忘了什麼似的 ..
「啊 ! 不是有玉里麵嗎 !! 」(敲頭)


(玉里車站)

玉里麵,顧名思義就是玉里鎮上賣的麵。
傳統的玉里麵是用較細的油麵做成的。
麵條在開水中滾煮後,就快速的拌油打散。
直接冰鎮而不過水的結果,造就出相當彈牙的口感。
湯麵的作法也很簡單,
首先把準備好的油麵放入香味十足的大骨湯中,
灑上點油蔥再搭上幾片白切肉就完成了。
真的是非常簡單而具衝擊力的美味呀。

聽說,當地最有名的食堂叫做阿森麵店。
不過畢竟是臨時起意,沒查資料的結果根本不知道在哪裡。
突然看到電信局的對面,有間的麵店的名字很有趣,叫馬蓋先。
觀察了一會兒,是間客人很多的店家,
而且看起來像是鎮民的比例很高,應該是很可口的店家吧。
走進去後翻了菜單,發現這的麵條分成黃、白和拉麵三種。
思毫不遲疑的點了黃色,果然是傳統的油麵。
我選了看起來比較清爽的拉麵。

坐不到一會兒,熱呼呼的湯麵就端上桌了。
配著清湯嚐了一口,味道好像古早味的切仔麵,的確很好吃。
吃到一半時,望見隔壁桌的小菜也非常好吃的樣子,
忍不住又加點了一份泡菜。
滋味酸甜的台式泡菜,嚐起來口感非常爽口,
吃完湯麵後用來清口真是最適合不過了。


(玉里麵)

吃得心滿意足後,沮喪的情緒也好了大半。
接下來的行程,要到同樣以金針花聞名的赤柯山走走嗎 ?
顯然我們都不太喜歡這個ㄎㄎ的怪名字。
思看起來不太喜歡的樣子。我也遲疑了很久 ..
不過,之後八成不會有機會特別到訪吧,還是過去看看再說。

(往赤柯山路上的金針造形路燈)

話說,我一直以為赤柯山是座小山。
畢竟,這座山的名氣沒有六十石山或是太麻里的金針山來的響亮。
事實證明,我又錯了。

當看到指標上寫著赤柯農場 12 公里時,我就開始後悔了。
這座山的感覺很奇特,從沒遇過這麼烈不可當的地方,
連開車在路上一直有快流鼻血的感覺。
正午時分,天邊開始堆積著的不祥的雨雲。
路面越來越陰暗,烈燄焦灼的感覺卻始終絲毫不減 …

產業道路面非常狹小,連會車都有困難。
部份地方的坡度相當陡峻,又處處落石,
被颱風吹落的殘枝枯木隨地散落,
雖然能居高望遠的鳥瞰縱谷美景,但實在不是讓人能愉快開車的一條路。
到了土地公廟前,前方的山路終於宣告中斷。
修路的工人正拿著簡易的炊具在竹林邊呼嚕呼嚕地煮著午餐。
看來只好從另一條路過去赤柯山莊了。

(往赤柯山的漫長山路)

出乎意外的,在翻越過原始雜木林後,竟是一片靜幽的谷地。
金針花叢就這樣大片大片的座落在山坡上,農家們則散居四處。
坡面上常可見到不知哪來的巨石,彷彿千萬年前落下的隕石,
經過歲月的摧磨後,在這裡慢慢地崩解。

車行過了汪家古厝後,便是赤柯大道了。
路的兩旁滿滿都是黃澄澄的金針花,是山上主要的植哉區。
這裡同六十石山般,海拔都在 800 公尺以上。
赤柯山的頂峰甚至高達 1200 公尺。

赤柯山名字的由來,是因為此處早期生長赤科樹。
科字原本有著穀物豐收的意涵(禾+斗)。
但後來縣政府認為植物用名該為木字旁,因而改成了柯字。
聽說改了之後連台語都唸不太出來,還跟新竹的赤柯山同名,
讓當地的居民哭笑不得。


(赤柯山上的金針花)


(湮沒在水霧中的赤柯大道)

下了赤柯山後,天色就沉了。
過了北迴歸線後,明明才剛過下午兩點,天色卻如日落後的暗沉。
到光復時實在也開車開到累了,身上滿是汗溼又乾後的不快氣息 …
那,到糖廠吃冰吧。

光復糖廠建廠於西元1920年,是日據時代計畫興建的,
因而保留有許多日式的木造建築,
成為部份攝影愛好者喜歡取景的地方。

由於地理位置的緣故,這裡是花東旅遊時的絕佳休息站。
一部份特別較靠近販賣部的舊宿舍在經過整修後,
現在已經成為對外開放的民宿。
旅客們喜歡到這兒吃冰,
連鯉魚池內的錦鯉也被觀光客們餵養到愛吃冰琪琳。

這裡,就是這趟旅程最後的停留點了。

(日式舊建築,光復糖廠)


(蒸氣火車頭,光復糖廠)

Written by casey

1980年,秋天,ELLE 網站工程師 閱讀、旅行、攝影、貓奴 不太聽流行歌、不太容易上癮 討厭喧鬧。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6 = 2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