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7 花蓮 – 縱谷的清晨與六十石山金針花


(有小瑞士之稱的六十石山,富里)



六十石山,素有小瑞士之稱。
每年的八月到十月間,是她的光輝璀璨的時節。
翠綠的山坡,中央山脈的流雲,澄澄的金針花 …
這是秋日的豐盛饗宴。







四點整,從溫暖的被窩中喚醒思。
趁著天色還沒透亮,我們得趕到還有一個半小時路程的富里六十石山。
梳洗後,回到公正包子店用過早餐,就準備出發了。

天邊的山色仍是一片墨藍,清晨的台九線上少了沙石車顯得格外幽靜。
車子滑行過吉安、光復、瑞穗 …
經過以舞鶴紅茶聞名的鶴崗時,天就靜靜的微光了。
搖下車窗,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甜味,說不出是稻香還是蜜香。
路上都是像鵲鳩般的黑色小鳥,大剌剌的在省道上漫步,
不怕人似的,竟也不怕車。
快撞上了也不飛走,只是百般不情願的朝路旁一蹦一蹦的慢慢跳去,
倒是有好幾次把開車的我們嚇出一身冷汗。


(花東縱谷的天光,玉里)



(晨光中的水田,玉里)



出發前思就問了一個問題,如果一定得在台灣定居的話,你會選擇哪裡 ?
玉里,或許會是個答案。
始終難以忘卻的是,十多年前機車環島時,在那兒渡過的一個夜晚和黎明。
在小閣樓裡被清寒的晨風吹醒,
白色的雲朵綴著中央山脈深褐色的土壤,
彷彿還能聽見窗台上露水滴落的聲音 …
火車站前那一頓溫暖人心的早餐。
或許,這次的旅程也只是想與妳一起經歷過這樣的風景。
如此而已。





(花東縱谷,鶴崗往富里的路上)



過了玉里大橋後,很快就到了台灣知名的稻米產地,富里。
六十石山也就快到了。
到台九線 322 公里處,有個指示牌,從這裡轉進產業道路。
延著地上噴漆的金針花圖樣,
穿過夾處於海岸山脈及中央山脈間彷彿無比的眷戀,不捨離去的雲氣,
就要繞上海拔 900 公尺左右的金針園區了。


(富里米的故鄉)



(往六十石山的小徑)



六十石山的名字有幾種說法。
一說是因為山頂波面有巨石錯落而得名為『六十石山』。
另一種較廣為人知也較具公信力的說法是 :
在八七水災的那年,有許多雲林縣人遷移至此處發展。
這批移民初期在山上種稻維生,
當地人問說:「今年收成有多少?」
答曰:「六十石」而得名。
走到山上最高點涼亭的步道起點,驗可以找到這個故事的告示牌。
後來,經過數次的種植實驗,發現到山上很適合種植金針。
漸漸地,變成今日舉目所見遍地金針花的景致。


(繚繞在山腰間的雲氣)



(自山上看去便是雲瀑了)



順著幾條白泥路,和鋪設良好的石板階梯,繞行在山頂上的金針園區。
一片金針花海間,散落著幾戶紅屋頂的小農舍。
恬靜幽雅的氛圍讓人有置身於歐洲山間農莊的錯覺。
小瑞士之名也是因此而來的罷。

山中共有七座涼亭,分別以金針花的各種稱呼來命名,
像忘憂、黃花、鹿蔥、鹿劍、丹棘、療愁及萱草。
其中,最高點的涼亭是忘憂亭。
我們沒有找到。卻發現了資料上沒提及但亦是位於制高處的尖閣亭。

亭中涼風徐徐,向下望去便是花東縱谷。
谷間井然的稻田正孕育著富麗米。

據說富里鄉的位置正是中央、海岸兩座山脈包圍下的縱谷最狹窄處。
由於日照的時間很短,導致農作物生長速度較慢,
這才孕生得出香甜飽滿的富麗米。

山上沒有光害干擾,據聞在晴朗的夜裡時常可見到繽紛高懸的銀河,
因此這裡也是花東地區的私房賞星景點。


(尖閣亭)









(山徑間的小涼亭)



(曬了一地橙紅的金針)



(金針花)



(從尖閣亭遠眺)




Written by casey

1980年,秋天,ELLE 網站工程師 閱讀、旅行、攝影、貓奴 不太聽流行歌、不太容易上癮 討厭喧鬧。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9 + 4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