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筆 Day (1) : 台北到心靈的距離

TP2009
(103號公園,台北)

五月和煦的陽光,溫柔的灑落在十樓的玻璃落地窗前。
按上赭紅色印泥的離職申請書,安穩的躺在窗旁的辦公桌上彷彿做著日光浴。
Mailbox 中,還滿載著同事們員工旅遊地點的討論和今日下午茶訂單 …
這是每週一次,難得輕鬆的公司便服日。





<起行>

原本是一份經歷重重考試,好不容易得到的穩定工作。
公司有著深植人心的品牌形象,更頂著國內最大金控的光環。
特別在不景氣的大環境下,還有著高於業界標準的年終獎金,
這樣子一名不至過勞死的 IT 人員,該算是很幸福的。

然而,離開的原因卻是感到離夢想越來越遠。
年初至今的短短半年內,身邊就經歷了數次親人間無以言對的生死別離。
你這才驚覺到,人生的無常在悄然間,已經帶走了太多那來不及實現的可能性。

說也奇怪。
離開工作後的一個月後,由於日本 H1N1 肆虐的緣故,
原本已經規劃好要帶全家到沖繩自駕漫遊的行程,
竟在出發前三天被航空公司無預警的告知航班取消。
而後來與妻兩個人到帛琉的潛水計劃,也在種種環境限制之下,竟無一可成行。

這時,七年前對西藏的想望,才悄然地升起。
心底響起微小的聲音,你彷彿聽到自己說 :
「唯有親身經歷那一切,所有的願才能被完遂。」

於是帶著祝禱的祈願,也為自己立下一個新的起點。
與妻兩個人,毅然的提領出了所有可動用的積蓄,開始準備行程。
突如其來的倉促決定,讓我們在行前的準備時間上非常的窘迫。
事實上,從我們真正下定決心到踏上雪域土地呼吸到第一口稀薄的空氣時,
僅僅不過是一週左右的時間。





<成都兩三事>

根據資料,以西藏的航空路線來說。
成都双流機場是通往拉薩貢嘎機場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中際機場。
如果旅客們不是打算從拉薩入藏的話,
双流機場則是通往昌都達邦機場和林芝米林機場唯一的中際點。

我們循著一般旅客的路線,自台北登機後經香港轉抵成都雙流機場。
到了成都後,我們將在這裡住上一晚,並搭隔天早晨的班機飛往西寧。
明天,我們將搭上全長 1956 公里的青藏鐵路,進入西藏。

成都的居民們生活很有趣,他們似乎並不像一般大都市般生活的時間緊湊。
相對的,成都人多半喜歡及時行樂,也會希望在遊玩與工作中取得平衡。
據說在四川大地震後,當地人在生活中花費於娛樂上的比重有明顯增加的趨勢。



Taxi
(貼有熊貓圖樣的計程車,成都)



離開了人聲喧囂的機場,我們在週末的夜晚車行經過市區。
街上步行的行人並不多,反而是馬路旁林立的麻將館和茶館的燈火通明。
唯一和與習慣中內陸印象不同的是,
那略帶點水氣的潮熱的空氣,在古城與現代建築相構中盪漾著閒適的氛圍。



TheWall
(古城牆,成都)



經過一整天轉機的折騰,到達飯店時兩個人都相當疲倦了。
在房間卸下行李,硬撐著腳步想走出飯店晃晃時,卻發現大部份店家都已拉下死硬的鐵門。
路邊一隅的小賣店,還固執的亮著微弱的日光燈。
買了雪糕和冰棒後,我們回到飯店床上很快的就沉入深深的睡眠。
再過幾個小時,在晨星還未隱沒的時刻 ..
我們就得起床前往機場,準備到青海的省會 「西寧」。



HotelFuRon
(芙蓉麗庭酒店,成都)



Morning
(晨間街道,成都)











Written by casey

1980年,秋天,ELLE 網站工程師 閱讀、旅行、攝影、貓奴 不太聽流行歌、不太容易上癮 討厭喧鬧。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8 − = 1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