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筆 Day (3.2) : 日光之城裡的笑顏

LhasaStation0
(拉薩火車站,拉薩)

火車穿過了最後的幽暗隧道,走廊上響起一片歡騰。
隔著拉薩河,遙遙的你就望見,那座在午後微暈日光下與紅山脈融成一體的聖殿。
24小時運轉不停的機具噪音逐漸微弱,鄰廂地板上傳來行李搬挪的細碎聲響。
你告訴自己,曾經無數次在夢中迴盪的日光之城,終於到了。






<拉薩印象>

拉著沉重的行李走出車廂之前,其實你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
根據這些年來翻閱過無數西藏旅遊書籍的經驗指出,
這裡跟在你夢中多年的拉薩,已經大不相同。
然而踏上月台的一瞬間,你還是感動的幾乎想彎下身親吻這片大地。
興奮的情緒讓人忘卻了空氣的稀薄,也忘了這裡是海拔三千六百多公尺的高原。
旅客人潮很快的散去,偌大的車站在失去了人聲後,顯得異常的空曠。
一陣缺氧的暈眩襲來,你才知道自己仍是過度激動了。

LhasaStationInner
(火車站月台,拉薩)

走出新穎的車站建築,哲蚌寺就座落在眼前連綿的群峰下方,喇嘛們應該正在結夏安居著。
再經過一個多月後的某日清晨,喇嘛們將會圓滿今年結夏的生活。
著紅衣的僧人們將組起長長的隊伍,讓巨大的釋迦牟尼佛唐卡展攤於山壁上接受日光的洗禮。
那萬人朝拜虔心祝禱的動人場景,讓你光是想像著,就不禁嘆息了。

你忽然想起曾有過一張非常喜歡的照片,拍的是僧人和貓。片子的背景就是在哲蚌寺。
你想起網路上對那相片的討論 :
「哲蚌寺那麼多狗的地方,哪來這樣可愛的貓呢 ?」
後來,你又想到「茫茫轉經路」的作者溫普林,和他兄弟從西藏各寺掏走小狗仔的趣事。
最後,你回憶起書中提到的雪居民和他們的藏戲團。
你試著從舉目能及之處,尋找雪頓慶典和藏戲班子可能留下蛛絲馬跡,
他們卻連一抹影子都不讓你找著。

拉薩真的是先進了。青藏鐵路每天載運來千百個像我們一樣的外地旅客。
除了偶爾出現在路邊的人力三輪車外,你看見在拉薩城中滿街跑的,都是Toyata 的汽車。
在大昭寺的前方不遠,你找得到跟麥當勞肯德基沒什麼兩樣的速食餐廳。
四處林立的新式建築和現代化的大型賣場,讓夾雜在其中久遠年代的傳統小舖子,
在乍看之下,反倒成為了某種點綴般的存在。
王老吉的大幅廣告看板,讓人疑惑這裡到底與其它都市有什麼不同 ?

LhasaStreet02
(街道的中心,拉薩)

LhasaStreet0
(路旁的人力車,拉薩)

LhasaStreet03
(小賣店,拉薩)

只有自己在心靈深處清楚著,到底還是有別的。
隱隱約約間,你可以感受到圍繞在這片聖潔土地上的純淨能量。
還望得見終日在街上轉經的人群,嗅得到飄盪在整個拉薩城中煨桑不絕的香氣。
這片土地所孕生出的孩子,在高原紅的小臉龐上仍有著明澈的雙眼和天真的燦笑。
千百年來照在這城市的日光沒有話語,不知道它曾經改變了沒有 ?

我們太習慣留戀於懷舊的事物了。
對於那些遙不可及的過去,總有著希望它們千古不移的期待。
而終究是過客的我們,又有什麼樣的立場去論斷這些居民們在文化上的變遷呢 ?
回到台北後,我讀到了一篇記者訪談大昭寺尼瑪次仁喇嘛對青藏鐵路看法的文章。
或許就像觀世音菩薩隨緣示現的三十三種不同應化身。
智者們眼中所看到的萬物更替、世界流轉,都不曾也不會是個罣礙罷。
對於那些終日在街上轉經的人們而言,對於那些跋涉千里轉山到聖地朝拜的人們而言。
拉薩,始終是拉薩。是心靈的歸鄉,是眼前的夢土。

TibetianChildrens
(藏族孩子們,拉薩。思兒拍攝)

<高原反應>

對有玩過俄羅斯轉盤的人來說,這種感覺一定不覺得陌生。
那是你早在事先就知道機率,卻總是說不準的一種情況。
然而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或許只是低下身綁個鞋帶,身體出現的反應讓你自然知道 :
「恭喜,你中獎了。」

在拉薩渡過的第一天傍晚,一行人用過晚餐後,正歡欣慶祝著領隊大哥在高原上的生日。
也許是因為興奮而耗氧,身體開始有一種悶悶的酸苦,腦袋像被唸了緊箍咒般痛了起來。
回到房間洗把臉,撲倒在柔軟的床墊上,便再也不想起身了。
你知道自己習慣於都市繁忙的步調,打從到達拉薩車站起,就習慣性的走得太急太快。
之後的幾天,你站在大昭寺旁,花了很長時間看著八廓街上的熙攘人群。
轉經的藏人們不論晨昏,總踏著那緩慢而穩定的步伐。
原來,這才是高原的步調。

LhasaHotelInner0
(天樹花園的房間裡,拉薩。)

LhasaHotel2Buddhala0
(從陽台望去的布達拉宮,拉薩。)

後來某天的中午,我們在拉薩用餐時,巧遇了從四川一路騎自行車上來的台灣年輕人。
聊天中知道,他騎行的轍印曾留在許多國家的土地上,也有多次從不同路線騎上西藏的經驗。
在他這次穿越喜瑪拉雅山脈遠征尼泊爾計劃中的一行六個人,
由於途中的大雪和纏人的高原反應,抵達拉薩時,能再繼續往前走的,已經只剩不到一半了。
聽著他娓娓道來的故事,你佩服著他們一路上挺過來的毅力,卻也擔心著他們的後續。
更訝異於有過如此精采經歷的他,期盼的竟是日後能和女友定居花蓮,經營自己的民宿。
他說,他們倆曾併肩騎乘在漫無一人的荒野裡,接連著好幾天,都在近乎無語的狀態中。
在那條過於漫長的道路裡,他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踩著踏板和傾聽著自己與彼此的心音。
你彷彿有了一種微小的領悟。
天地終究是不被征服的,人類用盡一切力量去嘗試征服的,仍舊是自己。
你暗自向上天祝禱著他們一路平安,最後終能如願。

BikeFriend0
(路上遇到的腳踏車朋友,拉薩。)











– 參考資訊 –

茫茫轉經路,溫普林,2003年8月,西藏人民出版社。

文章 : 照片 – 哲蚌的貓

文章 : 大昭寺的尼瑪次仁喇嘛談青藏鐵路

Written by casey

1980年,秋天,ELLE 網站工程師 閱讀、旅行、攝影、貓奴 不太聽流行歌、不太容易上癮 討厭喧鬧。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6 = 1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