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筆 Day (4.3) : 八廓街上的熙攘人群

Street0
(斜陽西照的街道,八廓街)

似乎從有大昭寺起,這條街就存在了。
千百年來,朝聖者們用他們虔敬的身心,一次次的叩響了這條古老的舊式街區。
從前拉薩城裡的故事,就這樣沉睡在街坊的老屋子裡,在時光之河中寧靜的淌流。
在這條千年不絕的轉經路上,你常會不期然的遇到一些無以述之的人事物。
彷彿被點化了什麼,然後你的心中就一陣暖和了。






<帕廓的城街>

出了大昭寺的門,沿着寺院一周的環形行街道,就是八廓街。
街上的商人們及觀光客,彷彿被無形的力量所牽引着,
隨著朝聖者們三步一等身長頭的禮拜步伐,成為一道順時針方向無有間斷的水流。
八廓街上有無數的小巷子從街上分支延伸向外,形成一個輻射狀的商圈。
在這條西藏商品及物資最大的交易集散地裡,佈滿了商家、攤販及手工作坊。
琳瑯滿目的手工藝品、佛像、酥油、哈達、藏刀、藏香和各種日常用品,
讓街上帶有一股濃郁到化不開的生活況味。

Street1
(行色匆匆的人群,八廓街)

Street2
(街坊店家,八廓街)



八廓街上不起眼的舊房子裡,常常有著各種驚奇與故事。
這個拉薩的昔日城區裡,還保存著清朝時留下的駐藏大臣衙門。
清朝雍正皇帝設置駐藏大臣的主要原因,還是為了安定並監控西藏當地的政局。
駐藏大臣衙門共有三處,大昭寺西南邊的這間是其中之一,稱為「朵森格」。
當時外地人來到拉薩,都得經過衙門的審批才可通行。
而在街道的東南角,有一間為了紀念六世達賴喇嘛的足跡而塗成黃色的屋子。
那裡是倉央嘉措與情人瑪吉阿米初會的地方,現在已經是個知名的餐館了。

我們從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想從西藏請一幅合緣的釋迦牟尼佛老唐卡回家。
唐卡是藏傳佛教裡的特有事物,也在藏傳佛教藝術中佔有極重要的地位。
唐卡主要是以繪畫或織繡的方式製成,用來表示佛菩薩形象及經典中的人物故事。
而所謂的老唐卡,一般指的是文革時期前的唐卡作品。
概括說來,老唐卡與新唐卡主要的差別在於,
傳統唐卡的本質,是為了用來禮拜或修行時進行觀想而存在的。
畫師們在頌經聲中,依循佛說度量經上的比例,一點一點恭敬地描繪出布面上的世界。
看似古板而無效率的作業裡,畫面自然生蘊起精微細緻的能量,也有了深厚的信仰本質。
然而,現今許多的新唐卡的創作過程卻非如此。
年輕的唐卡畫師們在看似傳統的形式下,已經開始嘗試加入了許多創新的符號及元素。
這樣的動機與其說是技法的傳承,不如說更像是在尋求一種自我藝術的表現方式。
我們在街上尋覓的過程中發現,在路邊攤販上所賣的,竟更多是等而下之的劣質翻印版本。

於是,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經過大昭寺南面,走入高掛著金剛手菩薩店招的唐卡藝術村。
這裡雖然不是街上早期的老唐卡店家,卻是拉薩現今最大的唐卡店舖。
甫進到店裡,服務人員就忙不迭地為我們倒上茶水,領著我們到內室解說唐卡的故事。
還顧四週,店內牆上掛滿了各種風格的新舊唐卡,真可說是藏傳佛教藝術的寶庫。
專放老唐卡的小房間裡裝設的古色古香,甚至還可以找到文革期間流出的寺院壁畫。

走進內廳的第一眼,你就在低矮的牆面上,遇見了彷彿熟悉多年的它。
那是一幅清朝年間的作品,畫的是釋迦牟尼佛端坐的法像。
釋迦牟尼佛旁貼著金箔屋頂的小房子裡,圍繞著正在聽聞經法的僧侶及天人。
畫師充滿古樸風格的手法,讓整個畫面營造出一種暖洋洋的意象。
整個過程順利到讓人一時間無法置信,你硬是拉來還在鄰間聽著店員講解的思。

店員手裡拿著計算機報出這幅唐卡的價格,竟然比我們僅有的預算要高出整整兩倍。
心裡雖然知道老唐卡是賣出一幅少一幅,但聽到價格後還是心中一凜,
連忙拉著領隊李大哥幫忙說價。
最後好不容易以將近一半的價格成交,卻還是花去了相當於一個人到西藏的旅費。
但是根據以往的經驗平心而論,這種價格在台灣其實也只能買到尼泊爾來的新唐卡。
而且撇開細膩的畫工和年份不說,要遇到如此投緣的唐卡已經是非常難得的機緣了。

店家因為現場有壽星的關係,大方的送了大家一人一顆小天珠。
我們趁服務生在包裝唐卡和開立通關用購買證明的時間,
找著了坐在一旁休息的劉導聊天。
聊著聊著,就講到自己當初接觸藏傳佛教的因緣。
劉大哥也不吝惜地,跟我們這對小夫妻分享他在修行路上的心得和遇到的障礙。
談話中獲益匪淺,讓人又再次體會到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真意。
不一會兒,唐卡和購買證明都包裝好了,我們收穫滿滿的離開了唐卡藝術村。

TungaVillage
(唐卡藝術村的內景,八廓街)

WenSuPusa
(文殊菩薩老唐卡,唐卡藝術村)

Daweideh
(大威德金剛老唐卡,唐卡藝術村)



重新回到了八廓街道,日光仍然傾照在石板路上發出眩目的光芒。
買了頂遮陽用的西部帽子,趁著其它人在絲巾攤裡挑選及為價格廝殺的時間,
自己一個人鑽到街旁的小巷子裡,找尋販賣兩元一碗的酸奶攤販。
小巷裡的酸奶沒找著,卻找到了滿載藏人們日常用品雜貨的沖達康菜市場。
熱鬧的集市裡賣著各種的香氣四溢的食物、香料、酥油、電器及衣物。
你將自己埋進人流如織的喧囂聲裡,感受著藏人們在信仰之外的現實的生活。
宛如,又來到了另外一個拉薩。

Lamab
(街上的喇嘛,八廓街)



黃昏時分的斜陽,讓廣場上兩根高聳的經幡,在石板地上拉出了長長的影子。
過了晚課時間,大昭寺深鎖的木門前,仍舊擠滿了磕著長頭奉行信仰的人群。
只要虔敬的信仰不斷,遠道而來的朝聖者不絕,
這條拉薩最古老的轉經路「八廓」,也將會川流不息地如常運轉下去吧。

Zulakun
(向晚的大昭寺廣場,八廓街)











Written by casey

1980年,秋天,ELLE 網站工程師 閱讀、旅行、攝影、貓奴 不太聽流行歌、不太容易上癮 討厭喧鬧。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5 − 3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